风卷红旗逐梦来

2019年10月25日,是一个绝对能载入巴中体育界史册的日子。

10月25日下午6时20分,是一个绝对能让巴中人引以为傲的时刻!

中国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赛场。随着裁判的一个判势,巴中籍选手宋洁夺得女子跆拳道62kg级的冠军。

年仅20岁的宋洁,双手举扬五星红旗,绕场一周,掌声如雷,欢呼如潮。

领奖台上,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国歌声嘹亮响起,宋洁手捧着金牌,眼中噙满着泪水……

四川巴中,江北祠堂街一幢居民楼的客厅里。当宋洁战胜巴西选手夺得冠军后的刹那间,一对中年夫妻紧紧抱在一起,相拥而泣。那是宋洁的父母亲。从上午12点10分到下午6时30分,他们都寸步不离电视机,见证着女儿从1/4决赛打入半决赛,再决胜夺冠。因为紧张,父亲宋飞手心的汗水擦了一次又一次,母亲王桂莲已用拖帕把地板来回拖了十几遍。

巴中中学,八角楼上的“巴中跆拳道”训练室。教练潘良臣和陈平早早就来到了训练场,他们约定,要在宋洁当年训练时的场地等候消息。潘良臣捧着手机看着比赛直播,无论怎样镇定自己,但双手始终颤抖不停。当陈平接到宋洁电话报喜后,久久都难以相信,“这真是现实,而不是梦境”。

挑战强者,超越自我。宋洁成为巴中在世界大型综合性运动会个人项目上获得金牌的第一人。

同一个梦想,将武汉、巴中、母校紧紧相连,让国家、家庭、个人深深相融。

09-1_看图王


星光今闪耀 岁月当如华

生于1999年的宋洁,小学就读于巴师附小,从四年级就参加了学校田径兴趣训练班。“她小时个子长得快,但瘦得像麻杆”。在母亲王桂莲的眼里,小宋洁难有半点“星光”可言。“特别爱吃麻辣串,不是一般地馋嘴!”说到这里,妈妈急忙掩住嘴,欲笑还休。“不过,妹妹在家里却是个硬角色”。提到宋洁,哥哥宋浩似乎一脸委屈。宋洁从小就开朗率直,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倔劲,每次与哥哥打架,都是不胜不休。“这哪像个女孩子,那就是个假小子”,爸爸宋飞这样谈及儿时的宋洁。宋洁妈妈说,孩子从小就喜欢夸赞,她也就顺意常夸夸宋洁。特别是宋洁参加学校的每一次比赛,妈妈都必到现场。“我每次在现场看到妈妈赞许的眼光和热烈的掌声,我的劲儿就格外足。”对此,宋洁也毫不掩饰。

爸爸的宽容、妈妈的夸赞、哥哥的爱护,宋洁在温暖中成长,不服输、爱表现、敢挑战的性格也慢慢养成。在一家人的眼中,“宋小子”似乎并不完美,但却阳光向上。

2001年,宋洁参加巴州区中小学田径运动会,成绩优异,被巴中中学跆拳道队特招,就读于初2011级5班。

在巴中中学跆拳道队的时间里,宋洁受到了教练的悉心培养并显现出体育的禀赋。

“我当时真恨教练,同样一个队训练,我挨的吼最多,受的罚最重,练的时间最长,他们好像对我有深仇大恨一般。”说到当时的训练场景,宋洁还是牙痒痒。“不过,现在想起来,我能有今天的成绩,教练真是一片苦心!”忆及教练的栽培,宋洁的言语中充满了感恩和敬意。

2011年12月,在教练的极力推荐下,宋洁进入了四川省跆拳道二队集训。在省队训练中,宋洁崭露头角,连获大奖。2013年7月,获得四川省青少年跆拳道锦标赛丙组+52kg冠军;2014年7月,获得四川省第12届运动会跆拳道比赛52kg+冠军;2015年,代表四川省获得全国第一届青年运动会跆拳道比赛68kg冠军; 2017年,进入北京体育大学跆拳道专业深造;2018年,获得全国跆拳道冠军赛总决赛67kg以下级冠军;2019年,加入解放军八一南昌跆拳道队;2019年8月,获得跆拳道团体世界杯锦标赛冠军;2019年10月,获得第七届世界军人跆拳道比赛62kg冠军。

从“宋家小子”到“跆拳名将”,从“毫无星光”到“星光熠熠”,宋洁突飞猛进、华丽转身。

09-2_看图王


风雨压不垮 困苦中开花

成功的花儿,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宋洁的成长,为此作出了有力的诠释。

宋洁小时候,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父亲宋飞一人在海口从事水电安装,母亲在家全心照顾两个孩子,仅凭宋飞一人的收入支撑全家,常常入不敷出。最困难的时候,王桂莲的包里仅仅剩有几十元钱。一次两个孩子想吃凉面,王桂莲劝阻不过,只有买了一碗面带回家,一人一口分着吃。“不过,再困难,也不能亏孩子的学习”。王桂莲说,无论多么艰难,宋洁的学费从不拖欠,该买的训练器材一样不少。“宋洁家很有骨气,从不因孩子优秀而向我们提出要求,我们想给她减点学费,她母亲也不愿意。”教练陈平说到此处,感慨万千。宋飞说,宋洁母亲本也想到海口去打工,但为了两个孩子不当“留守娃”,一直坚持到宋洁进入省队集训才离开。“或许,母亲的坚韧,也影响着妹妹的性格,养成了吃苦耐劳的品行”。宋浩这样说。

与经济的困难相比,更让宋洁母亲揪心的痛,是宋洁训练中的艰辛。跆拳道作为对抗性比赛项目,训练中受伤在所难免。但有一次,宋洁与妈妈视频时,王桂莲发现,宋洁的身旁有一大堆纱布。细问之下,才知道,在训练中,宋洁常常跌得满腿淤青,脚上的血泡好了一层又起一层,只有用纱布缠裹。为了节省,宋洁一次买了三十多卷医用纱布,也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王桂莲说,好几次,看到女儿浑身伤痕,都想劝女儿放弃,但为了女儿的前途,都强忍着心酸,张扬着笑脸,除了叮嘱,就是鼓励。“我在与妈妈视频时,也是一样的笑脸,一脸的若无其事。”宋洁说,视频后,她也常常痛得哭泣。“希望巴中的学弟学妹们在训练中保护好自己,只有保护好身体,才能走得更远!”

运动员的生活,除了清苦,还是清苦。宋洁自进入省队的八年来,只与父母相聚过四次,每次不超过两天,只回家过了一次年,也没超过三天。由于害怕运动员在外吃饭误食带有兴奋剂成分的食物,集训中心禁止运动员在外吃饭。宋洁说,近五年来,她没有在外吃成一顿四川的火锅,看来,除非退出运动生涯,否则与她最爱最馋的“家乡麻辣”只有绝缘了。“如果说,要问起我的梦想,一是艰苦训练,力争奥运夺冠,让五星红旗在奥运赛场随风飘扬。二是渴望与爸爸妈妈在一起痛痛快快吃一顿巴中火锅。”宋洁寥寥几语的“中国梦”,几乎让人大跌眼镜。


参天树已起 万木吐新芽

巴中中学跆拳道的训练场里,数十名学子在教练的指导下生龙活虎般地对练着。

市跆拳道协会会长胡竣森介绍,协会于2009年在艰难中起步、壮大,通过“协会+训练基地、举办赛事”的模式推动,如今,巴中市练习跆拳道的青少年爱好者已突破3000人次。副会长王淮说,10年来,全市各个跆拳道训练基地共培养了世界冠军1人,亚洲冠军1人,全国亚军5人,全国季军12人次,省级冠军突破200人次,省级亚军突破300人次,省级季军突破500人次。副会长王小勇表示,如今,社会各界对跆拳道体育项目的认同感不断加强,不少社会组织和爱心企业主动为体育赛事鼓劲和赞助。

巴中市少年儿童业余体校校长刘祥友告诉记者,巴中坚持“体教结合”“体社结合”,走出了“先竞技后大众、以竞技带大众”的大众与竞技两条腿走路的巴中特色体育之路。巴中体育健儿与日俱增,仅业余体校,就有袁媛等一批国家级冠军脱颖而出,13个体育项目的400多名学员必将承载未来巴中竞技体育的殊荣。

江河源于细流,高山起于垒土。宋洁等世界级、国家级金牌获得者在涓涓细流的浇灌下,已是一木参天,而数以万计的巴中运动员和体育爱好者正万木竞芳,吐露新芽……

(刘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