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创业夫妻档——3年时间做出年销1700万元的产业

1987年,她出生于重庆;1975年,他出生在南江县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她高中毕业后四处打工,他在外打拼20多年,挣到了钱,却失去了婚姻……本是两条平行线的两个人在网络上相识,之后相知、相爱,步入婚姻的殿堂。

结婚不久,夫妻二人突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惊愕的决定:放弃都市生活,回老家山里养鸡。从此,曾经的都市少女和公司老板变成了全身鸡粪味的“鸡倌”,成天在山上忙活。

是啥样的鸡让夫妻俩义无反顾扎进了深山?有前途、有市场吗?两个从未接触过养殖的门外汉,到底能在大巴山深处折腾出啥花样来?

养鸡-1

 

千里姻缘,网络一线牵

创业和爱情有的地方很相似,都需要妙不可言的缘分。如果创业路上能够有一位相知相爱的人陪伴则更为珍贵。

杨茜1987年出生在重庆,年幼时父母的争吵让她对感情有了阴影,她从小就希望另一半是一个比自己大十多岁、能给她安全感的人。高中毕业后,杨茜开始四处打工,家里人给她安排的多次相亲她都不满意。本着试试的想法,杨茜的姑姑给她在相亲网站上注册了一个账号,没想到,2009年的夏天,一个大她12岁的男人走进了她的生活。

“我是王垚,离异,带着一个孩子……”突然有一天,杨茜注册的账号里收到了一封很特别、很长的私信,这封信里将他的过往和现状介绍得一清二楚,并透露出对她的好感。杨茜看完后,感觉写这封信的人一定是个很真诚的人。

王垚1975年出生在南江县,是从贫困山区里走出来的农村孩子。19岁那年,他独自一人到成都打拼,当过服务员、电焊工,挨过饿、睡过大街。后来,他创立了一家户外广告公司,打拼20多年,积累了千万身家,然而,生意场上叱咤风云,情场却一败涂地,他失去了婚姻。离异后的王垚独自带着孩子生活,平时忙于工作,没时间相亲,他便开始在网络上寻找缘分。

在相亲网站上,王垚看到了杨茜的照片,他感觉这个女孩儿很清澈、很亲切,“对上眼了”,便写了那封私信。

看完信后,杨茜被其中一句话感动和吸引了:“我有一个愿望,想有一个温暖温馨的家。”

年龄相差12岁,男方离过一次婚,还带着一个孩子,这对情侣原本不被旁人看好。但克服重重阻力和困难后,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2012年,杨茜做了一场手术,为了她的术后恢复,除了中药调理,王垚为她制定了严格的食谱,并且所有蔬菜、水果、鸡蛋、肉类都必须是他从南江的农村老家“弄”来的才行。

杨茜身体康复后,两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可就在婚后不久,王垚的户外广告生意开始走下坡路,营业额锐减70%以上,夫妻俩一直在盘算着干点别的。一天,杨茜忽然想起了王垚从老家“弄”来为她调理身体的鸡和鸡蛋。

养鸡-9

 

远离城市,扎根深山当鸡倌

杨茜记得,当初吃的鸡蛋都是绿壳土鸡蛋,鸡也都是黑毛土鸡,成都市场上很难买到,后来才知道当初吃的鸡叫做黑凤乌鸡,是我国特有的珍禽品种,川渝地区还没有人大规模养殖。市场的空白,让夫妻二人一致决定:上山养鸡。

将广告公司交给别人打理后,2015年,王垚在南江的农村老家流转了70亩地,建起了养殖场,夫妻俩都在山上忙活,即使杨茜临盆在即挺着大肚子,也一心扑在养鸡场里。

然而,对于养鸡,夫妻俩都想得太过简单了。杨茜还没出月子,基地那边就来了电话,说鸡场出了大问题。

“每天都有着几十只鸡死掉。”夫妻两人开始寻找原因。两人当初决定养鸡,想着就是走高端路线,坚持鸡要散养,还要纯粮食喂养。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喂食不合理导致鸡所需营养不够,开始互相啄肛(“啄肛癖”是一种禽类的条件反射,有说法是因为鸡见不得红色,鸡下蛋的时候肛门会翻过来,露出里面的红色肉,所以别的鸡就会啄,导致鸡被啄伤肛门,甚至内脏外露而死,编者注)。

饲料的事还没解决,从没接触过农业的两口子不懂得防疫,鸡场又赶上鸡瘟来袭,折腾了小半年,3000只鸡只剩下1000多只,杨茜沉不住气了:“每天起早贪黑,又苦又累,换来的却是这么个结果……”而经商多年的王垚对此却显得十分冷静,他对杨茜讲述了自己独身一人走出贫困山区打拼的经历,以此鼓励妻子努力坚持下去,“肯定会好起来”。

 

草药喂鸡,他们找到“养鸡秘诀”

第一次的失利,给夫妻俩敲响了警钟,通过四处学习和一年的摸索,夫妻二人解决了技术难题,并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养殖方法。

通过学习,王垚发现,基地之所以会出现鸡啄肛的现象,是因为他们一直使用粮食喂养,鸡缺少蛋白质。于是,两人在基地后山开辟了一片空地,种植了富含蛋白质的菊苣,长期给鸡啄食,情况终于有所好转。

大巴山中丰富的中草药给了他们天然的契机,他们要打造虫草鸡,用粮食、牧草、中草药混合喂鸡。

2016年,养鸡场走上了正轨,夫妻俩开始扩大养殖规模。当年秋天,迎来了第一批产蛋高峰,本是个收获的季节,可夫妻二人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就连王垚都有些坐不住了。

夫妻俩给鸡蛋定价6元一枚,高出了市场上其他鸡蛋的三四倍。“6元的价格,既是因为成本,也是因为定位。”然而,价格太高,鸡蛋根本卖不出去,只能眼看着坏掉。

鸡蛋卖不掉,基地的上万只鸡每天都要消耗上千斤粮食,没办法,夫妻俩心一横,把鸡蛋白送了出去,当做赔本赚吆喝。创业第一年,他们大概损失了将近200万元。

 

远销名校,养鸡养出新名堂

2016年10月,王垚报名了西南财经大学的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班。开学第一天,王垚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做出了承诺:班上所有同学早餐的鸡蛋,都由他来负责。只要有课,王垚都会亲自煮上一大锅鸡蛋,并且送到同学手里,风雨无阻。

好品质经得起考验,班里141名同学中,有80多个成为了王垚的第一批客户。同学们还经常会给他介绍新客户,更惊喜的是,之前收到他们白送的鸡蛋的客户也有一部分成了回头客。2017年,夫妻二人成立了合作社,采用“公司加农户”的模式,公司提供鸡苗,并回收所有的鸡和鸡蛋。?

每次到了收鸡蛋的日子,农户们最怕的就是看到杨茜。“一颗一颗地检查,如果不合格直接退回拒收,根本不讲人情。”其实也正是因为杨茜的严格把关,他们的鸡蛋才一路保持了好口碑,市场反响也越来越好。

杨茜对于鸡蛋可谓是做足了功课,就连鸡蛋怎么摆放,她都有一套。“放鸡蛋时,大头统一朝上,会保存得更久。”杨茜介绍,每一枚鸡蛋都有一个气室,气室上有上千个供鸡蛋呼吸的小孔,它的作用就是能让鸡蛋正常呼吸,这个气室就位于鸡蛋的大头端。如果大头朝下,因为重力等原因,气室很容易被压坏,鸡蛋不能自由呼吸,就不易于保存。

养鸡卖鸡蛋,山区的农民们仅靠这一项收入,生活就大为改观。社员们对夫妻俩非常信任,都愿意跟着公司一起发展,而这些淳朴的老乡,也成为夫妻俩最大的动力。

养鸡-3

 

一只鸡卖出3058元“天价”

鸡蛋卖得的确不错,可这下蛋的鸡,咋卖呢?王垚研究发现,在450天之前,鸡产蛋率高,以蛋为主;450天之后,产蛋率下降,就可以卖鸡了。于是,王垚和杨茜只卖养殖450天之后的老母鸡。

他们将鸡定价为268元一只。这个价格在所有市场里都不算低了,而这次,杨茜还是轻轻松松就把鸡给卖了出去。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老母鸡是女性滋补身体的佳品,杨茜也发现,购买他们鸡和鸡蛋的客户,大多数都是女性。于是,杨茜在店内推出多款女性年卡套餐产品,定期在体验店里请来女性客户举办插花、茶艺等活动,以此吸引客户。

同时,杨茜还制定了“以销定产”的模式,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养殖数量,将鸡和鸡蛋以卡券的形式卖掉。“大致了解当年市场需求,能够有效减少库存压力和鸡蛋损耗率,还能合理安排饲料投放,控制养殖成本。”杨茜介绍,成本的降低可以给消费者带来更多的折扣,以此形成良性循环。

2017年,在一次活动中,王垚杨茜夫妻结识了“三德子”赵亮。除了演员身份,赵亮同时还是个养鸡爱好者。

当时赵亮手中养了1000只鸡,可缺乏养殖技术,王垚杨茜二人的出现,正好解了赵亮的燃眉之急。从那以后,赵亮就跟王垚夫妇学习养鸡技术,而赵亮也让杨茜发现了一个大商机。

采访当天,杨茜亲手做了一道菜,她首先将整只鸡进行拍打,骨头尽量拍碎,将陶瓷碗扣在盆里,把鸡放在碗上,用保鲜膜把鸡和容器密封,在锅里放入足够的水,把密封好的鸡放进去,蒸制数小时。最后,杨茜揭开扣在锅里的碗,一碗浓缩的鸡汤呈现在眼前,杨茜介绍,一只鸡可以煲出200毫升左右的汤汁,这个汤汁营养丰富,是孕妇产妇调养身体的佳品——这道养生汤的做法,正是赵亮介绍给杨茜介的。

当初赵亮和杨茜提起这个产品的时候,杨茜就被吸引住了。日后如果规模化生产,不仅能打通鸡的产业链,丰富产品形态,而且还能在老母鸡的销售淡季,解决继续饲养带来的成本问题和宰杀后的储存问题。这道养生鸡汤的价格,杨茜定在了298元。

杨茜自己喜欢吃辣,她将经过古法工艺的鸡和辣椒进行碰撞,做出鸡丁辣子油,定价一瓶68元,一只鸡可以做出30瓶。

现场,杨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只鸡的一生中平均能产120枚鸡蛋,每枚售价为6元;古法工艺蒸出的汤汁售价298;一罐辣椒酱68元,可以做30罐……几项相加总和为3058元。”

养鸡-7

 

带动600户贫困户养鸡,年销量高达1700万元

采访当天,王垚和杨茜恰好要到一位叫李昌吉的养殖户家去指导养殖技术。杨茜介绍,今年33岁的李昌吉,在29岁那年被确诊为尿毒症,高额的治疗费用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根本不可承受。夫妻二人一开始对李昌吉给与了一些物质帮助,但他们发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必须要给他找到一个可持续的帮助方式,才能真正帮到他。于是,两人便将李昌吉纳入了乌鸡养殖合作社,目前,李昌吉是养殖规模最大的一户,3000只鸡一年能给他带来30万元的收入。

李昌吉只是王垚夫妇帮扶对象中的一个,如今,他们的合作社带动贫困户社员有600多户,2018年年销售额达到了1700万元。

(巴中广播电视报记者  吴维义)